鬧鐘

真的只能叫醒我的一根手指頭嗎?

常在被窩裡和睡魔搏鬥



起床吧。

可是殷勤的聒噪總換來手不聽使喚的冷漠

重複好幾回

我想做什麼?

翻開計畫

密麻的字是我有點完美主義的個性

但又常被隨性壓制

每天都在重複重樣的戲碼

而隨性是常勝軍

後悔和落魄是無法回絕、不忍面對的獎品



高中已經快一年了

如今還是拿不出真正的動力

想充實匱乏的心靈

作業和考試如影隨形

不想被時間牽制


每天就像高鐵般迅速流走

握在手上的,除了空虛,還是空虛


看見別人都能把時間管理的如此妥善

被快速步調遺棄的我跟得很吃力

沈重的書包背回

把書疊上書桌(像山一樣高

翻開書

一股作嘔的感覺

奮鬥太久了吧?

從上了國小後,就慢慢忘記了什麼叫童年...

除了補習還是補習

不屬於那年紀的艱澀

嘗了太多

國中三年也不怎麼輕鬆的度過

到如今逃避的感覺浮現

我才驚覺

真的疲乏了...


但最後一道考驗

還沒開始


期待能振作

但這力量,要去哪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y yang 的頭像
Tony yang

黑羊__視界

Tony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